加入書籤: Delicious 分享

當前位置: 首頁 > 養蜂記事 > 蜂蜜造假檢測難跟上

蜂蜜造假檢測難跟上

台灣好野蜜-舞紅淡 / 2012-12-28

 

蜂蜜的好處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數也數不完。在崇尚健康的年代,人們對蜂蜜的追求有過之而無不及,當然蜂蜜的造假也是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記者就蜂蜜辨別真僞一事諮詢華南農業大學食品工程的老師,得到的答復卻是“由於假蜂蜜添加物過於複雜,即便用機器也難以檢測出不同”。看來尋找好蜂蜜就像慧眼識人一樣,得找到放心的商家。


其實作爲公認的營養健康美食,蜂蜜在全球來說都是大衆所追捧的。爲了獲取最大利潤,蜂蜜造假層出不窮。問題不單出現在國內,國外也有。記者搜索國外網站,就看到一篇詳細列明假蜂蜜製作方法的文章,文章中詳細列明蜂蜜中水和糖的比例,甚至教大家加入甲酸、蘇打粉和石蠟,使蜂蜜在口感和質感上更逼真。

大陸《南方周末》去年就發表了一篇報道,指出中國原蜜年産量約爲8萬噸,而2010年蜂蜜出口卻高達10.11萬噸,內銷的蜂蜜並不比出口的少,這多出來的産量只能靠糖漿填補。

食品工程博士,《吃的真相》作者雲無心就發表的文章指出,由於蜂蜜的主要成分是糖,而在組成蜂蜜的糖中,主要是果糖和葡萄糖,所以蜂蜜的甜度、外觀,基本上就是由葡萄糖和果糖決定了。造假者要做的就是盡可能用各種糖來替代蜂糖,而檢測者則要找出假糖和真糖之間的差異,然後制定相應的檢測方法。

對於“複製”這兩種糖,方法有很多。最早人們用蔗糖、白糖生産的假蜂蜜産生的是二糖而不是單糖,所以容易被檢測出來。舉例來說,目前最常見的高果糖漿是玉米澱粉水解之後,再用異構酶轉化爲葡萄糖和果糖的混合物,總體與蜂蜜非常接近。根據這種方法我們出臺了“國標”檢測法,但是這種方法不但不夠準確,而且對大米糖漿或者甜菜糖漿是無效的,造假者隨之鑽空子。正如《南方周末》文章中指出,這種由大米糖漿做成的假蜂蜜産品質量甚至符合歐盟標準,在行業內叫“指標蜜”。

雖然這些都能進行檢測,但是檢測的方法頗爲複雜,正如雲無心博士所說的,消費者希望把所有的檢測方法都用上,讓造假無所遁形,問題是增加一項檢測,就需要專門的設備、專業的分析人員。這裏所增加的成本由誰來承擔也是個問題。

雲無心博士總結道:人們通常會關心“我如何去分辨造假的蜂蜜”。很遺憾的是,如果普通消費者能夠自己分辨真假,那只能說明造假者的水平不夠高。像蜂蜜這樣來源不同會導致巨大差異的産品,稍微有一點技術含量的造假,不進行專業分析就無法分辨。對於消費者來說,只能通過選擇可靠的購買渠道,通過對商家和監管的信任來保護自己—雖然這可能讓大家難以接受,但這是很難改變的現實。

如果說要確定好的蜂蜜來源,人們總傾向於購買自己看到的、吃到的。蜂蜜是一種對産地要求較高的産品。常常我們去郊遊在從化路邊都會看到有個體蜂農拿出一瓶瓶蜂蜜在賣,停下來問一問、聞一聞,就心動了。不能在産地購買的人,面對超市里一瓶瓶深深淺淺的蜂蜜,不同商家不同的花蜜成分反而不知所措。

在大踛廣州市區裏,能親身體驗觸摸到的蜜蜂園,應該要數白雲山的蜜蜂世界。一進門,數十隻蜂箱散落在內,晨運的老人家就坐在一旁打牌曬太陽,蜂農老餘已經在裏面忙前忙後了。戴著紗罩的帽子,他根據自己的瞭解和判斷,檢查可能有問題的蜂箱。“這箱的蜂皇已經走了,”他打開蜂箱抽出一排蜂窩翻看著。在密密麻麻擁擠著的蜂群裏,他能一眼看出哪只不同,沒有蜂皇蜜蜂就不産蜜了。“這箱的蜂皇已經老了,産出來的蜂蜜不好,”說罷他把蜂皇抓出來放走了,從另一個蜂箱裏抓來一隻蜂皇放進去。

荔枝蜜、龍眼蜜、冬蜜……這些蜂蜜是蜜蜂在不同花的花期集中採集出來的。“大踛白雲山主要産的蜂蜜有桉樹蜜。荔枝蜜或者龍眼蜜要在荔枝龍眼開花的時候把蜂箱運到龍眼、荔枝的産地去採集。”老餘說。

作爲幾十年的老蜂農,老餘對於蜂蜜的辨別還是有一些基本的方法的。不同産地、不同批次的蜂蜜會有所不同,所以從外觀和顔色很難辨別。他建議消費者買蜂蜜首先要嘗過,好的蜂蜜有甜味和濃郁的花香,帶自然的甜味。如果是非常純的死甜味就不對勁了。其次在郊區看到路邊擺的蜂蜜攤如果只見蜂箱,或者只擺著一塊蜂巢做做樣子的最好不要購買。

市面上有一種假蜂蜜就是不良商家打擦邊球,給蜜蜂喂白糖再生産出的蜂蜜。但其實在正常生産情況下,蜂農也會這樣做,因爲在一些不開花的季節,蜜蜂沒有食物就會餓死,蜂農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來養著蜜蜂。也有很多養蜂業者卻會把養白糖的蜜賣出給消費者

資料來源:時代週報 (Time-weekly.com) 2012.12.10

 

下一篇:養生須知:冬喝蜂蜜滋潤補肺 爲什麽蜂蜜會結晶
上一篇:野生蜜蜂養蜂場實景

會員評論

暫時還沒有任何用戶評論

我要評論

用戶名 匿名用戶
電子郵件地址
評價等級
驗證碼 captcha
  Reset

Sitetag rss